清新、幽淡、灵动——闵叔骞的绘画

阅读:10  时间:2019-06-04



徐悲鸿与泰戈尔(油画) 150×110厘米 闵叔骞 闵叔骞艺术馆藏

日前,由南京师范大学、宜兴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纪念闵叔骞诞辰100周年:意趣卓然——闵叔骞画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闵叔骞(1919-2010),江苏宜兴人,画家、美术教育家。南师大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协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顾问。1942年毕业于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西画系并留校任教。他长期从事美术教育和美术理论研究,出版了《素描石膏像写生》《素描人物写生》《静物写生》《风景写生》等著作。

其油画作品风格写实。晚年创新理念,融合中西,专注于创作中国画风格的抽象画。本次展览共展出闵叔骞油画、国画、素描作品89幅,包括闵叔骞的代表作品《徐悲鸿与泰戈尔》《新书》《青》,全面展示了他各个时期的艺术风格。展览以画种为单元,将油画和中国画分置在中国美术馆一层左右两个展厅之内,系统而全面地呈现了闵叔骞在中西美术两端深研体悟、探索创新的成果。而画种的变化也隐含了闵叔骞由油画到国画、从写实到写意再到抽象的语言转换和阶段性特点。

纵观此次展览不难发现,闵叔骞的油画作品主要集中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至改革开放初期,如反映新中国工业成就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十三陵水库》《北京火车站》《南通九圩港四十孔水闸工地》等作品,呈现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面貌焕然一新、蓬勃发展,人民充满热情、投身建设的历史画卷。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美术的发展逐渐从对题材的关注转向对美术语言本体的探索,闵叔骞也紧紧跟随时代发展的脚步,创作了《壮心不已》《徐悲鸿与泰戈尔》等油画作品。同时,他还凭借着长期以来在教学岗位上对油画与素描语言的精耕细作,积极翻译、发表、出版各类介绍西方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以及印象派代表画家的文章和书籍,并整理出版素描技法教材。这些在创作背后的功夫不仅奠定了闵叔骞扎实的造型能力,也给予了他的创作西方绘画纯正的造型方法与审美韵味。闵叔骞的这些实践也在一定程度上将国内画界对西方油画语言的认识引向了深入。

20世纪90年代以后,离开教学岗位的闵叔骞有了更为自由的创作环境,在观念和创作面貌上也进行了大胆的自我革新。他以毛笔代替画棒,在国画领域重新打开了一片天地。在这一时期的意象、抒情抽象作品中,闵叔骞将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形象进行高度概括和夸张,不断探索笔、墨、色、形、线等绘画元素所构成的形式韵律和审美趣味。这一时期的国画作品更具实验性和先锋意识,亦涵容写意精神和东方美学的炼化。既有《觅》《舞荷》等作品对笔墨线条美感的揣摩,以飘逸、洗练的用笔塑造充满动态的清新观感,也有《夏》《猫头鹰》等作品对色、面关系的节奏把握,形式美感的抽象表达。

20多年前,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便曾感动于闵叔骞的人品和艺术,撰文写道:“清新、幽淡、灵动。这是我对闵叔骞老师作品的感受。围绕这一感受,我从中国文人画的精神特质及西方现代艺术的视觉形式进行分析:先生重感悟,所创作无不发之于感,动之以情。秋之竹林,春之垂柳,云中洁鹤,波中飞鱼,他总是以其生命的触觉吸收万物的灵性,笔墨色任随情的驱使而荡漾。那情趣、韵味,那诚朴、稚拙所生成的境相,使人于幻觉中遁入古贤之诗境。也自然想起传统绘画中的墨象及乡野的年画、剪纸。于此幻觉中还听到20世纪西方现代主义借图式而咏叹的心灵之声。”

闵叔骞继承了20世纪中国美术在立足传统基础上积极构建现代形态、寻求油画语言本土发展道路的时代命题。上世纪90年代以后,闵叔骞大胆革新面貌、寻求个体性灵的抒发,将全部精力投入中国画的探索。纵览闵叔骞的艺术人生及其各个时期留下来的精品画作,处处折射出时代不断变化发展在他的笔端留下的印记,同时,亦能体现出在布局变动的时代语境下,其内心始终抱持和坚守的审美态度和创作法则。

此次展览不仅是对闵叔骞的隆重纪念,对其艺术成就和赤诚之心的彰显,也可谓一个对中国美术在中西融合和现代形式构建命题进一步呈现与探讨的契机。同时,闵叔骞家人也将其所作33件不同时期的作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


友情链接: 726qq.space    63rng.space